公司新闻News
公司新闻
位置位置: 首页 >公司新闻 >公司新闻 >

山西煤炭業整合民營本錢正逐步讓位國有大礦

作者:AM8亚美来源:[AM8亚美公司]访问:715时间:2019-10-31

7月28日,山西省統計局公布了上半年經濟數據 :GDP增加為-4.4%。這是在目前已公布上半年經濟數據的省(區、市)當中,全國唯逐一個上半年GDP負增加的省份 。

山西省社科院副院長潘雲分析說,山西省目前正在調整產業結構,進行資本整合,煤炭企業的重組、封閉等是該省經濟大幅下滑的首要啟事。

7月,本來是小煤礦複產的***季節。然而,此時山西孝義、寧武等地的小煤礦卻正在等待著他們的身份變遷:編進國有大礦的“隊伍序列”。

此時,山西的小煤礦複產率尚不足50%。截至2008年底,在全省近2600座煤礦中,有90萬噸/年以上大型礦井197座,30萬~60萬噸/年中型礦井699座,30萬噸以下小型礦井1701座。生產礦井1933座,核定生產能力5.93億噸,均勻單井規模36萬噸,遠低於內蒙古70萬噸的均勻單井規模 。

今年3月,山西省提出到明年年底前,要將全省煤礦壓縮成1000個,每個產能不低於300萬噸/年,且單井規模不低於90萬噸/年 ,必須全部實現綜合機械化采煤。

寧武模式:直接出讓

7月11日下午3點,山西省忻州市寧武縣寧武賓館三樓的會議室裏,潞安團體下屬潞寧煤業在這裏召開煤炭整合會議,首要是對當地要進行整合的煤礦進行評估。

“今天到這裏的十幾個煤老板,都是被潞寧煤業整合的對象。”位於寧武縣城四周的一家年產規模30萬噸煤礦的張姓礦長說。

張礦長最初的想法是將這30萬噸礦作價進股潞寧煤業,後來經人提醒,“還是賣掉算了,以避免麻煩。”張礦長說。

“煤老板”所說的麻煩,其首要啟事基於兩點:其一,此次整合者都是國有大礦 ,“基本上都見不到總公司的一把手,下屬公司的副總工程師能接見就不錯了,”一名同時參加潞寧煤業整合的宋姓礦長對CBN記者說 ,“身份不對等,沒有安全感。”

其二 ,就算作價進股 ,一個30萬噸的礦,在一個大型煤炭團體裏,能占的股份最多也不會超過1%,沒有話語權。

寧武煤田的整合者,包括同煤團體 、焦煤團體、潞安團體等山西省五大煤炭公司。寧武賓館的3樓會議室裏,連續幾天都在開會,整合者和被整合者在評估價格的天平上往返搖擺。

不過對於煤老板出價,國有大型煤企不置可否 ,啟事很簡單,怕擔上“國有資產流失”的罪名,“山西省當局已確定了十多家評估公司進駐。”山西省煤監部分的一名負責人在接受CBN采訪時表示。盡管“煤老板”對30萬噸的煤礦一般開價2億元以上 ,但實際上 ,“能拿到一半就不錯了。”上述煤監部分的負責人稱。

“現在能拿多少算多少吧,晚了估計想拿都沒人給了,政策已下來了,誰也改變不了。”宋礦長說。在未來的幾天裏 ,評估公司將正式評估各個煤礦,在進行一番討價還價以後,寧武的煤礦除了一小部分作價進股較小的寧武煤業團體以外 ,其他的將全部被山西省五大煤炭公司收購。

自寧武縣的小煤礦停產清算以來,“縣裏的財政很困難 ,很多單位已發不出工資了。”寧武縣當局的一名官員如此表示。按照寧武的計劃,22個煤礦中有5個最後被組合成一個縣屬的地方煤炭團體,“用以保障縣裏的利益。”在產煤縣,縣屬國營煤礦就是縣當局的“小金庫”--這是公然的秘密。而其他的17個 ,則讓省屬大型國有煤炭團體往吞並。

河津模式 :利潤分成

同煤團體軒崗煤電公司(下稱“軒崗公司”)此次代表同煤團體負責整合寧武煤田,軒崗公司“整合辦”負責人閆正先容說,早在往年11月,整合辦就曾到寧武縣調研過,但至今未達成任何協議。

盡管在寧武還沒有正式簽署協議,但是在河津的“無本錢擴張”方式卻讓軒崗公司狠賺了一筆。往年8月29日 ,軒崗公司與河津市虎峰煤業公司(下稱“虎峰公司”)簽署儀式。其操縱分兩步 ,先是礦井產出的煤炭全作為軒崗公司對重組後公司的出資,而軒崗公司派出職員工資、福利都計進生產本錢,同時虎峰公司付給軒崗公司15元/噸的治理費;待采出的煤炭價值達到51%的出資額後,產生的利潤開始按51:49的比例分配。

虎峰公司的內部資料顯示,虎峰公司原位於河津市下化鄉。1998年建井,1990年投產 ,設計能力7萬噸/年,低沼氣礦井,為鄉辦煤礦。2006年,煤老板楊虎峰整體收購礦權,礦井經改造恢複生產後,產能可達45萬噸/年。

在收購虎峰公司的時候 ,軒崗公司曾做過初步測算,按當時煤炭市場價格,噸煤稅後均勻利潤為439.67元,礦井年可實現利潤1.9785億元,按51%股比,軒崗公司年可獲利1億元擺布,17.5個月即可完成股權置換,在後11.5年的礦井服務期內,軒崗公司可收益11.6億。

不過,本來整合小礦首先是為了安全考慮。2006年11月5日11時40分,軒崗公司焦家寨煤礦51108進風巷掘進工作麵非計劃停電、停風後,瓦斯聚集達到爆炸界限,但供電職員繼續違章送電,發生了瓦斯爆炸,導致47名礦工遇難。時隔不到一年,2007年9月6日 ,軒崗公司劉家梁煤礦頂板塌落事故再次造成5名員工遇難。

寧武煤炭局總工程師石福恩在接受CBN采訪時表示 ,現在的局麵是“兩急一不急”:煤老板們很焦慮,不整合就要一向停產,但每個月幾十萬元的透風排水費必須要支出;縣當局更焦慮,財政收進負增加,失業居高不下,治安都出現題目;但大團體不焦慮,“談上一次後,幾個月也不來一個電話”。石福恩說。

閆正也承認,大礦對一些優良資本很感愛好,則遭到其他對手的強勁競爭;而一些資本情況差的小煤礦,則出現“醜女嫁不出”的題目。山西幾個國有大型煤炭團體都在倡議“低本錢擴張”。

“這符合現在的情況,假如國有礦不收我的礦,再過一年我不光維護費就要花掉幾百萬,而且到最後等到的肯定是證照被刊出的通知單。”河津一名雷姓礦長告訴CBN記者,“所以我幹脆把我的礦白送給國有礦 ,除過本錢以外,每年還能有點分紅 。”

陽泉模式:左右開弓

陽泉煤炭重組的一個要求是 :建立多大產能的煤礦,必須要配合再建立一個同等投進的地麵企業,這一政策也讓煤老板看而生畏。按照規定,山西省的礦井生產規模不低於90萬噸。“比如現在新建一個礦井 ,規模90萬噸,按照400元/噸的本錢投進,那也就意味著要拿3.6個億出來,假如再在地上興建一個同等規模的地麵企業 ,再投進3.6個億,這7.2個億不是一個小數字。”一名接受CBN采訪的煤老板如此感慨。

根據陽泉市副市長王??洲的解釋,建設地麵企業是陽泉市在此次煤礦吞並重組過程中,確定的附加條件,而且是首要條件。“上次我開了全市的銀企座談會,現在很多銀行都在聯係,地麵企業貸不到款,但是此次吞並重組銀行是大力撐持的。”王??洲說,“兩年以內關掉100個、建上50個,同時再搞50個地麵企業,這任務是非常大的 。”

對於地麵企業 ,王??洲解釋,其建設形式可所以新建,可所以吞並重組,可所以聯合建設,比如三個煤礦可以聯合起來建一個10億元的企業。

陽泉市的想法是,此次直接吞並的煤礦必須是已完成改造的煤礦。“而且,陽泉煤炭產業局還打算此次煤炭吞並重組今後,再搞一些投資公司 。”上述煤老板表示。

山西煤炭運銷總公司已首先在陽泉開始了動作,旗下的陽泉分公司整合陽泉市4個資本整合區段34座煤礦。“整合前井田麵積69.49平方公裏,整合後75.85平方公裏,新增6.36平方公裏,整合後保有儲量72602.1萬噸,規劃產能1380萬噸/年 。”山西煤炭運銷總公司的一名治理層在接受CBN采訪時如此表示。

也隻有在銀行的撐持下,這類大型國企才有能力進進,以“賺錢為目的”的民營煤老板已基本失往了準進的資格。

“民消國長”的兩麵

山西煤炭業正上演的“民消國長”有其宏觀考慮,一些采訪對象也不否認其積極的一麵,“以培育現代大型煤礦企業和企業團體為主線,充分發揮大型煤礦企業理念 、技術、治理、資金上風,加快煤礦企業吞並重組,出力進步煤炭產業集中度、產業水平和安全生產水平”。實施定見的指導思想明確提出此次改革的終究目標,“形成以大型煤礦企業為主的辦礦體製” 。

山西省當局已明確規定,在資金、政策上為改革提供一切保障。同時,山西省國資委回應質疑的聲音 ,亦非常響亮,礦產資本本身就是國家所有 ,不存在壟斷之說。

無可否認,在進步勞動保障方麵,大企業團體由於有資金實力投進,比民營煤礦做得更好,這也是山西煤礦業整合的初衷之一 。

但是,整合過程中的後遺症顯而易見 。首先是就業題目。根據此次山西各大煤礦的定見,被整合的民營煤礦的員工將不會再被保存,那麽也就意味著大批的工人下崗。

關於就業,耶魯大學教授陳誌武曾做過一個統計,從1990年到2006年,民營企業每年在創培養業崗位,而國有企業每年在喪失就業崗位。1998年國有企業崗位改製,總共損失2000多萬個就業崗位,而民營企業在該年創造了500萬個就業崗位;1999年,國企喪失了500萬個就業崗位,到2006年還是減少了50萬個崗位。相比之下,民營企業在1999年新增150萬個就業崗位,2005年新增520萬個崗位,2006年也增加了450萬個崗位。

其次,大規模的整合 ,對於優化經濟結構並非一件好事 。大項目固然有投資大 、政策優惠多、輕易出政績等上風,但大項目同樣也蘊涵著建設周期長 、治理要求高、投資風險大、對當地勞動力就業拉動有限等挑戰。

陳誌武以為 ,在過往的30年裏,當局對資本和生產資料的控製,帶來了一些好處。但是,其副感化也很多,到今天甚至是負麵後果大於正麵,這類模式已使全部經濟過於偏愛大型基礎設施、產業建設等等,讓經濟過於依靠投資。這類模式不應當也不可能永久持續下往。

正略鈞策治理谘詢創始人、董事長趙民在接受CBN記者采訪時也表示,國有企業可以通過本錢市場進行配置,達到一定的優化,對於一部分關係到國家計謀的行業可以進行壟斷,但是對於一些其他行業,比如計算機等行業,假如壟斷了則不會出現好的結果。

“在諸多的城市中,或許隻有深圳才會是未來中國的一個縮影,在這個城市裏,既有招商局、華僑城等大國企,還有比亞迪 、華為、騰訊等民營企業,還有萬科、複興等集體經濟 ,這才是一個國家比較良性的經濟生態。”趙民表示。(第一財經日報)

Copyright @ 2018-2020 河北AM8亚美钢管制造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冀 ICP备08105925号

 
QQ在线咨询
客服热线
033-05991907